榴莲流奶糕

吃粮

老福特更新完之后怎么可以这么难受,使用感down╯﹏╰,看着眼累,我为什么要更新!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张老师工作室成立,终于放图了,帅的

小祖宗更新了
不多说就是好看

小祖宗更博了♡

第三人称

他想知道那是谁

为何总沉默寡言

人群中也算抢眼

抢眼的孤独难免

快乐当然有一点

不过寂寞更强烈

难过时候不流泪

流泪也不算伤悲

天真以为是他的独特品味

殊不知是他难以言喻的对决

子母画面分割上演谍对谍

而谁是谁

对于第三人称的角度而言

也明白其实

每个人都有缺陷

不自觉遮掩 多少也算

自然的行为

才不断的追寻 更好的自己

直到青春一定程度的浪费

才觉得可贵




小祖宗在哪次采访里说自己最近最喜欢的歌是第三人称。主唱hush公开出柜,有人将这是歌称为同志歌。歌超级好听,开口跪,有点小忧伤,看知乎里对歌词的分析,有点小难受。再安利一首同一个答案,也超级好听。♥

人间富贵花

张日山打小起跟着张启山风餐露宿,他没念过书。但从定居长沙起,手下人发现张副官好像变了。比如张副官的房里的书越来越多,比如张副官说话开始让人捉摸不透了,再比如张副官的字写的越来越好看了。佛爷拿着张副官送上来的报告,这个字...怎么看着这么眼熟...怎么这么像老八的字呢?
“张副官,你大中午的又跑来我这小香堂,庙小可容不下您这尊大神啊。”看着被张日山赶走的客人,齐恒发现自己还真没法对着这个人生气。“张副官,我这小香堂的生意被你砸了,你养老八我啊。我老八养着很贵的。”“养,我的八爷再贵都养,养一辈子。”张日山,我齐恒信了,一辈子,你都不许抛弃我齐恒。我齐恒不想仙人独行了,我想有个家,和你有个家。
可这战火说燃就燃,从不多给人一丝缱绻的时间。
“八爷,我...”“张日山,我是不是拦不住你。”“对不起,八爷,我一定要去,这是我的国,我的家,我发誓我张日山一定还你一个没有战争的盛世。”
战火飘荡在中华的土地上,鲜血染江,汇入大海,一去不回。
九门众人劝齐恒离开即将被战火烧上的长沙,齐恒却摇摇头,笑着说“我齐家老底在这,我要走了岂不是不孝。”可明眼人一看便知是项庄舞剑,意在沛公。齐八爷这心思是放在了前线那个可能一去不回的人身上。
齐恒等了好久好久,可从前线盼回,的是一封信,送信的人欲言又止,却只说了句“八爷,这是副官让我交给您的,他...他回不来了。”
开往香港的飞机上坐着一个儒雅的年轻人,他拿着一封信,像个失去至宝的孩子,哭的格外悲伤。
“八爷,你离开长沙去个够安全的地方吧,我张日山可能护不了你了,你一定一定好好的,不然我可回心疼的。
...
恒恒,我心悦你。”
张日山,你混蛋,你说好的要养我,养我一辈子,你为什么不要我了,我齐恒就这一个家了,你为什么要走,张日山,你回来好不好,好不好...
齐恒攥着这封信,红着眼睛,仿佛看到一个总是对着他笑的青年,那个青年生的真好看,大大的桃花眼,露出个兔牙,刚学了首诗就要跟自己炫耀“非关癖爱轻模样,冷处偏佳。别有根芽,不是人间富贵花。八爷,你在日山眼里真真是个仙人模样。”
张日山,我齐恒不想做什么仙人你知道吗,我只是一个凡人,一个普普通通的凡人,有情有欲,我有所爱,是一个混蛋,一个叫张日山的混蛋啊。

情不知所起

副八
我第一次写文,有bug轻喷,应该ooc了,我会继续努力的*^_^*

齐恒不清楚自己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上张日山的。
不清楚从什么时候起“呆瓜”二字开始唤的十分无奈;不清楚从什么时候起看张日山的眼神开始宠溺;不清楚从什么时候起总想着这呆瓜有没有按时吃饭,有没有受伤,总是想,总是想。
张日山不知道自己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上齐恒的。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八爷”二字开始少了几分揶揄,多了几分甜意;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下意识的寻找那人,保护那人;不知道从何时开始总想着八爷有没有乖乖吃饭,爱护身体,总是想,总是想。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可这二人让周围一圈明白人都急了,也不见有什么进展。尹新月拿出张府夫人的气势把几包齐八爷爱吃的北平小吃放在张副官面前开始了对副官的洗脑教育“媳妇要早娶回家,万一跑了有你哭的。”

“八爷~”。
正想着这人这人便来了。齐八爷摇了摇头,收了收自己嘴角的笑开始怼副官。
“怎么,佛爷又要请我八爷去府上啊。我成你们张家免费的下人了,一天天的不让你八爷休息。专挑那凶斗下,你这副官还不给我八爷好脸色看,不去。”
“八爷,您真不去,那今儿个这北平正宗豌豆黄,驴打滚,糖耳朵您不吃我可走了。”
“诶诶,走什么,看你这呆瓜还开不起玩笑了,我八爷什么时候不仗义过是吧。”
说罢就巴巴的站在副官跟前。“夫人哪儿又送小吃来了啊”像个小孩儿似瞅着副官,副官被逗笑了,从身后拿出大包小包的小吃递给八爷。八爷还没伸出手去,张副官晃了晃手,这袋子又回了副官身后。八爷撅着嘴盯着副官,副官不自然的摸了摸鼻子“八爷,夫人说,收了这吃的可就是我们张家的人了,你可想好了。”齐恒盯着张日山红了的耳朵“你个呆瓜,爷我能为了这些零嘴赔了自个吗”说罢看着副官那一双黯淡下去的桃花眼嘟囔道“你得把爷今后的零嘴都包了听见没!”
副官笑的见牙不见眼,“好,我的好八爷,你以后想吃什么我都给你买,那……你……现在可就是我张日山的人了,不许反悔。”“我齐恒一言九鼎,绝不反悔!”
齐府香堂的那株桃花下,一双顶好看的人拥在一起。岁月静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