榴莲流奶球

吃粮

情不知所起

副八
我第一次写文,有bug轻喷,应该ooc了,我会继续努力的*^_^*

齐恒不清楚自己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上张日山的。
不清楚从什么时候起“呆瓜”二字开始唤的十分无奈;不清楚从什么时候起看张日山的眼神开始宠溺;不清楚从什么时候起总想着这呆瓜有没有按时吃饭,有没有受伤,总是想,总是想。
张日山不知道自己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上齐恒的。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八爷”二字开始少了几分揶揄,多了几分甜意;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下意识的寻找那人,保护那人;不知道从何时开始总想着八爷有没有乖乖吃饭,爱护身体,总是想,总是想。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可这二人让周围一圈明白人都急了,也不见有什么进展。尹新月拿出张府夫人的气势把几包齐八爷爱吃的北平小吃放在张副官面前开始了对副官的洗脑教育“媳妇要早娶回家,万一跑了有你哭的。”

“八爷~”。
正想着这人这人便来了。齐八爷摇了摇头,收了收自己嘴角的笑开始怼副官。
“怎么,佛爷又要请我八爷去府上啊。我成你们张家免费的下人了,一天天的不让你八爷休息。专挑那凶斗下,你这副官还不给我八爷好脸色看,不去。”
“八爷,您真不去,那今儿个这北平正宗豌豆黄,驴打滚,糖耳朵您不吃我可走了。”
“诶诶,走什么,看你这呆瓜还开不起玩笑了,我八爷什么时候不仗义过是吧。”
说罢就巴巴的站在副官跟前。“夫人哪儿又送小吃来了啊”像个小孩儿似瞅着副官,副官被逗笑了,从身后拿出大包小包的小吃递给八爷。八爷还没伸出手去,张副官晃了晃手,这袋子又回了副官身后。八爷撅着嘴盯着副官,副官不自然的摸了摸鼻子“八爷,夫人说,收了这吃的可就是我们张家的人了,你可想好了。”齐恒盯着张日山红了的耳朵“你个呆瓜,爷我能为了这些零嘴赔了自个吗”说罢看着副官那一双黯淡下去的桃花眼嘟囔道“你得把爷今后的零嘴都包了听见没!”
副官笑的见牙不见眼,“好,我的好八爷,你以后想吃什么我都给你买,那……你……现在可就是我张日山的人了,不许反悔。”“我齐恒一言九鼎,绝不反悔!”
齐府香堂的那株桃花下,一双顶好看的人拥在一起。岁月静好。

评论(5)

热度(18)